没吃药╮( ̄▽ ̄)╭

目前主嗑琉璃树师徒组,热爱无心小天使,神雷雁默蟹牛!!!!欢迎小天使扩列!!!

【竞俏】结婚证

我爱流水账
ooc
一个存在感薄弱的au:人在长到最美好的岁月时会停止生长,等到遇上了两情相悦的正确的人,会跟他一起慢慢变老。

竞日孤鸣同俏如来领了证,没特地去翻黄历挑个黄道吉日,平淡得就好像说今天天气真好吃完饭去散个步吧一样。
那天晚上竞日孤鸣给俏如来夹菜时说:“和小王去领张结婚证吧。”
俏如来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好啊,那正巧明天有空,就明天去吧。”
领完证之后,竞日孤鸣伸手摘下俏如来的项链,打开链扣取下上面挂着的戒指,牢牢地套在对方代表着婚姻的那根手指上,:“既然都领了证了,以后就好好戴着,告诉那些有的没的,你有主了。”
“小心眼。”俏如来笑道,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

晚些时候竞日孤鸣带俏如来去颢穹那边吃饭,颢穹和苍狼倒没多说什么,毕竟家里一直都不想找对象的长辈终于乐意去追对象,平平淡淡又轰轰烈烈的处了几年后终于领证结了婚,于情于理都是件值得庆祝的事。反倒是千雪一脸吃了苍蝇的模样,竞日孤鸣和俏如来刚在一起那会儿他和温皇打赌,就赌他小叔和俏如来绝对走不到结婚那天,后来两人同居的时候他还忐忑了半天,一晃眼几年过去了两人都没有要去扯证的迹象。于是乎前几天千雪向温皇嘚瑟,温皇笑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颇为神棍,不急,我就和你赌,三天之内,绝对领证。不巧,今个儿就是第三天。
约莫是千雪表情太难看,竞日孤鸣轻咳一声,撇了千雪一眼。颢穹看过去,一巴掌照着人后脑勺就呼过去:“好好吃饭!”
千雪惊的差点连饭碗都掉下去,但到底是收敛了表情,堆出张笑脸来:“俏如来啊,你们这事和藏仔他们说了没?”
“已经同爹亲他们说过了,”俏如来说,“爹亲说过几天叫我们回去庆祝一下。”
“好事好事。”千雪叠声答到,索性他神经粗,很快将打赌的事放到脑后,找了好些话题让饭桌没有那么无聊。
颢穹吃的快,吃完了说还有事先走了,竞日孤鸣吃完后拐着刚想溜的千雪去了二楼书房,说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小叔有好些话要同你说。最后只剩下俏如来和苍狼两人,相对着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苍狼同俏如来收拾着餐桌:“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去领证了?之前同居了好几年也没见提过这个。”
“多一张证就像多了一种证明吧,”俏如来想了想说,“就好像证明我们是彼此的一样。”
“啊,不过也就是一时心血来潮,”他又说,“不过我们的状态,有没有证明都差不多。”
“就算你再老二十岁,应当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于是俏如来停下手里的工作,假作严肃的打量了一下苍狼:“我记得苍狼你只比我找一岁吧,怎麽如今看来我比你大了十几岁,”
“谁要和你比,”苍狼回嘴,很快又温和的笑笑,“如果可以我也想快一点找到的。”
俏如来也不笑话他:“你今年快三十了吧,该加油了。”
“不是人人都能像你一样,正好遇见对的人的。”

回家后俏如来对着镜子细细打量,几年前还看得见的青涩痕迹如今已不存,少年的棱角也被时光磨的圆润起来。不经意间,眼角起了几尾细细的纹路。
“看什么呢?”竞日孤鸣收拾好了走进房间,见俏如来正照着镜子,便走到他身边。
“没什么,”他回身,伸出手去触碰爱人鬓角,指尖挑开乌发,触到下面几缕灰白枯败的发,“只是想,是真的撞上对的人了。”
竞日孤鸣不应他,只是捉了他的手腕,俏如来也不抗拒,微微微笑:“说起来,今夜算不算新婚之夜?”
“小王有疾。”男人低头啄吻着俏如来的指尖,挑着眼角去望他,真真像一只狐狸,“非你而不能治也。”
“……只怪俏如来非是一味良药,”俏如来答,一如那年花前月下,两人第一次开成公布自己的感情时那般,“怕是会反伤了王爷。”
“哈,小王说了,”竞日孤鸣拉着他的手顺势一带,将人带到自己怀里,“非你而不能治。”
后来两人半推半就间就到了床上,情潮翻涌间,竞日孤鸣扣着俏如来的手,轻轻咬着他的耳,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
俏如来,你愿吗。
快被快感折腾不过来的俏如来不急着回答,却急不可耐的去追寻竞日孤鸣的唇,缠绵之中俏如来抱紧竞日孤鸣,融入骨血般用力。
心甘情愿。

【默俏】一点点告白的片段

——准备写的默俏长篇里面的一个小片段
——希望大家喜欢

“师尊,”病中的学生努力睁开眼睛去看他,“你知道吗?”
“我喜欢你。”
默苍离不言不语,伸出手拨开俏如来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你可能烧糊涂了。”
“不是这样的,”俏如来却摇了摇头,伸出手去轻轻捏着默苍离的,笑得一派纯真,“学生是真心爱慕师尊。”
“师尊,若我所有的这份感情不是常言道之的喜欢,那是什么,你能教练学生吗?”
“在家里看到院里百花烂漫时,学生想同师尊一起赏看,在偶有喜爱的小食时,先想着的是同师尊一起分享,七夕祈福时,学生不知怎的,鬼迷心窍一般在花灯上留下了默苍离三个字,真真是出了我自己的意料之外。后来,我看见窗外一轮明月,想起的却仍旧是师尊。”
“师尊,若这份感情不是喜欢,您能告诉学生这是什么吗?”
俏如来略略收紧了握着默苍离指尖的手。不松,不至于让默苍离的指无端滑走;不紧,不至于让默苍离挣脱不开。
他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了。
默苍离看着学生,伸出另一只手去掩了掩俏如来的眼睛,声音低沉,“你还病着,先睡吧。”
接着将他的手盖回被子里。
可青年却在此时收紧了手。
“师尊。”
默苍离不回他,拂开那只手。
俏如来闭着眼睛,怔怔流下泪来

【默俏】

午夜梦回,他总是能看见那个面容冷毅的男人,或是站在高峰上,又或是坐在琉璃树下,眉眼间总是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悲悯。偶尔,他也会回过头来看看他,但俏如来却总是在他回身的那一瞬从梦中惊醒。
他很累了。
偶尔的偶尔,俏如来也会回去琉璃树那看看。景致如旧,就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但任他再看多久,也是等不回早已逝去的那个他。当风带动琉璃珠串碰撞时,有几次俏如来恍然间以为是默苍离回来了。但一回身,却是意料中的空无一人。
什么都没了。
他习惯了。
习惯了舍得,习惯了背叛,习惯了至亲至爱之人的相继离去,习惯了撕心裂肺之苦,习惯了矩子所当背负的责任。
多少次恍惚,都会以为面前站着师尊,不言不语,只低着头擦拭手中那一方铜镜,连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他的学生。但回过神来,皆是虚妄。
废苍生曾言他已经比他那个讨人厌的师尊更加出色了。俏如来只是笑笑,接回墨狂便转身离去。
他比不得默苍离,也永远不会成为比他更出色的矩子,在他心里默苍离永远会是那个最高的存在。
“我是变得像雁王了吗?”他自嘲的笑笑。

为天下苦,不是他的天命,是他不得不为的责任,是他从默苍离肩上担下来的责任。再苦,再累,也是他自己所选。
为天下,为父亲,为小弟,为至交,也为了默苍离,他甘愿。

俏如来有一次路过学生的房间时听得学生抱怨,说他不讲人情,不通人心,活像个没了感情的怪物。
俏如来一怔,多少年下来,他只无悲无喜如行尸走肉而不自知,或许真是成了没了感情的一具肉体。
但在墨狂刺穿他胸口的那一刻,他的泪却一滴一滴落下。
他想起了宫本师尊,想起了师相,想起了缺舟先生,想起了很多很多人,但最终,却还是想起了那一天。
他第一次握住墨狂的那天,默苍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他微笑的那一天。
他的师尊说,不准恨自己。
现如今,胸口的疼痛早已麻木不仁,无数的恨意与爱意以及被他遗忘许久的感情随着这个伤口流泄出来。
耳边是风拨动琉璃珠串的声音,是那一天般的风微声,被泪水模糊掉的眼中映出熟悉的一抹翠绿,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如今,一片虚茫。

第一次在乐乎发视频,试试手吧。
默俏一分钟练手,后面有一小段没剪进来但是不影响观看吧
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支持一下b站_(:з」∠)_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937530

【默俏】摸鱼

没头没尾的一块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

“师尊?”俏如来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却被默苍离用手覆住了眼睛。
“别急,”那个冷面的男人低声说,用手拨开俏如来脸上的碎发,“再睡一会儿。”
“好。”
默苍离听到怀中的爱人笑着应了一声,对方眼睫闭合的动作轻轻搔刮着他的掌心,平白生出一种柔软的感觉来,像蝴蝶吻过花瓣,像月光拂过云层,像微风吹乱一树翠绿。
默苍离用手指轻轻抚着俏如来的脸颊,怀中的青年面容清秀,体态匀长,看着总难免生出一些弱不禁风的感觉来。但俏如来却一直承着自己的他人的责任,不忽视,不逃避,昂首挺胸的往前走下去。
这便是他的学生,他最在意的,最想安在心里的那一抹温柔缱绻。
默苍离心里微微一动,俯下身去吻了吻俏如来的唇

【金光 风月】一条鱼

ooc有
小学生文笔
慎入

“他是我的,你们不准爱他!”
风逍遥侧过脸,诧异的看着那个搂着自己手臂的青年,他有一个线条流畅优美到令赏心悦目的侧脸,眉眼间带着独属于他的倔强。
时间追溯到几个小时前。
荻花题叶终于结束了长达十年的明恋长跑,在第一千零一次向玲珑雪霏告白时成功,情绪激动之下哭着给风逍遥热飞凕打电话说风花雪月四人组久违的聚在一起喝一杯吧。
风逍遥和飞凕是同居状态,于是那头的荻花题叶刚挂了电话,这头的风逍遥就一脸惊奇地对飞凕说花痴这是吃错药了吧。
飞凕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走向房间,大哥,我有点累去休息一会儿,时间到了叫我一声。
风逍遥和飞凕处于同居状态,以兄弟的名义。

等他们到了才知道,荻花题叶告白成功了——荻花题叶牵着玲珑雪霏的手笑得狗腿非常。
风逍遥装作大惊失色的样子,他紧捂心口叹了一声花痴啊我是怎么都料不到你也会有修成正果的一天啊。
换得荻花题叶一声笑骂和玲珑雪霏羞涩的笑,他想往后退一步靠在飞凕身上,却被对方不着痕迹的躲开。
气氛瞬间尴尬,而当事人却未觉有什么不妥,走到荻花题叶身边坐下,嘴角难得含着一抹浅笑,他向花、雪二人举杯,“昊辰,盈曦,恭喜。”

酒过三巡,飞凕率先趴倒在桌子上,面前摆着一溜儿酒瓶。
荻花题叶提着瓶啤酒,做到风逍遥旁边,用手里的酒瓶和对方手中的酒杯碰了碰,然后拍了拍风逍遥的肩膀:“兄弟啊,不是我说,你看连我都跑完恋爱长跑了,你还没个动静。您是打算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没礼貌,叫大哥。”风逍遥闷了一口,而后将目光转向趴在一旁桌子上安睡的飞凕,“你那哪是恋爱长跑啊,你才跑完一步而已,少得意了。”
“可你连一步都没跑出去。风,你看雪都接受我了,月也不是不会……”
“但如果他拒绝了,我们连兄弟都做不成了。”风逍遥干完了手中不知是第几杯的酒,意识反而异常清明。

风逍遥暗恋飞凕,从很多年之前他就意识到了这份感情,但飞凕这些年的精神状况不太乐观,因为治疗而失踪了一段时间。风逍遥在这段时间内进行了自我反思,都是男人,还是比亲兄弟更亲的兄弟,真的有可能在一起吗?
然后有一天他豁然开朗,他想,我喜欢他,想跟他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万幸飞凕在不久之后康复归来,也在风逍遥期待的目光下答应了同居的要求,但都到了这一步,风逍遥却退却了,他想,万一飞凕不答应怎么办,万一此后连兄弟都做不成了怎么办,于是,他只能默默的吞下话语,静静等待着那个或许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时机。
他也曾经想过飞凕是不是早已有了喜欢的人,但碍于自己冷淡的个性而不去追求,他记得曾有那么一次,老大开恩给他提前下了班,他赶去飞凕任教的学校想难得的去接他一次,却看见了飞凕和一名白发的少年一同站在学校门口。他认得那少年,名叫修儒,医好飞凕有他一份功劳,只不过直到此时风逍遥才认认真真的去看他:面容清秀,眉眼间带着十足的灵气。而后他看见飞凕颇有些俏皮的歪了歪脑袋,带着明媚的笑同少年说了些什么,少年便低声笑了起来,风逍遥知道,是飞凕在用自己的方法来逗少年开心。见少年笑了,他也笑了,平常凌厉的眉眼柔和下来总是能出乎意料的好看。
他那时甚至在想,以后会不会有一天他俩正吃着饭,飞凕突然搁下碗筷用他冷淡的声音说,大哥我恋爱了,又会不会有一天飞凕带着修儒抑或是其他人来到家里说,大哥这是我喜欢的人,今天专程带来给你见见。
于是那些话语便更加说不出口。

风逍遥一想到这又开了一瓶酒准备直接对瓶吹,却听见喝到后半便变得安安静静的玲珑雪霏发声:“当年我们四人都说要透露一个其他三人不知道的秘密,只有我没说。”
“但我今天突然想说了。”玲珑雪霏捧着她的被子站了起来,坐到荻花题叶身旁,轻轻靠了上去,“其实,你们一直以为我当时喜欢的是月,但是我喜欢的,不是月而是风。”
荻花题叶惊得差点没把手中的玻璃瓶往风逍遥脑袋上呼过去,但玲珑雪霏主动去牵他的手,于是他便什么都明白了,回握住恋人的手,不再多言,反倒是风逍遥还没能消化玲珑雪霏的话。
这时风逍遥感觉被谁拽着手臂,而后他的右手便被某人紧紧搂在怀里,连手中的酒瓶也不慎摔倒在地,内中酒液倾泻而出,他嗅到浓浓的酒味,感觉到的却只有他飞扬的发划过自己的脸颊。
“他是我的,你们不准爱他!”
飞凕搂着风逍遥的胳膊醉意朦胧,风逍遥心想这该不会是把我当做某某人了吧,又听见飞凕一字一句,字正腔圆的念道:“风中捉刀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不准爱他!”
风逍遥错愕的看去,那个青年微皱的眉眼中带着独属于他的倔强。
“月……”
“大哥,”青年也回头,望着风逍遥却啪嗒啪嗒的掉起了眼泪,“大哥,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我爱你……大哥……你会不会不要我?”
那厢的花雪二人早被震得傻了眼,风逍遥则是手忙脚乱地给飞凕擦眼泪,“飞凕,你别哭呀,别哭别哭……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大哥,我爱你……”他乖乖的又重复了一遍,“这种不堪的感情让大哥知道的话,大哥一定会很讨厌我的吧……然后,然后,就会不要飞凕了吧……”
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怎么会呢?”风逍遥将飞凕搂在怀里,“大哥怎么会不要飞凕呢?大哥也很喜欢你,风逍遥也很喜欢飞凕。”
但怀中的青年却没了反应,风逍遥看去,才发现飞凕已经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飞凕用他涨的发疼的大脑慢慢回忆昨晚发生过的事。
突然间他的神色变了变,这时某某人从他背后小心翼翼搂着他,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脑袋垂在飞凕肩膀上,头发蹭的他脸颊发痒,他用一种飘忽不定的,小心翼翼的语气询问,“飞凕,我能把昨晚的事情当真么?”
飞凕没有回话,他从风逍遥怀里挣扎出来,他看着风逍遥,但对方却妄想着用笑容来掩饰遮不住的失落,飞凕却突然笑了,总是凌厉冷漠的线条完全柔和了下来,他伸手搂住风逍遥,换来对方一个紧的不能再紧的拥抱。
飞凕贴在他的耳边轻轻开口。
“风,我爱你。”


其实那句他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不准爱他来源于我某天晚上做的一个梦,还写了其他cp的但是自己看看真是雷得不行

【羽慕】一个点梗

ooc有
一个存在感薄弱的abo
烂尾(?)

ABO设定
羽仔 A
少艾 A

羽人非獍前几天和慕少艾在一起了。
孤独缺不知道。
孤独缺还来不及知道。
孤独缺一拍大腿说羽仔啊你和少艾去那个哪出个任务呗?
羽人非獍不想理他,羽人非獍现在想和慕少艾亲亲抱抱举高高。
但是他就是不说,依旧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于是孤独缺就当他答应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羽人非獍就被孤独缺连人带行李扔出了家门。
羽人非獍很生气,但是看到慕少艾乐呵呵的笑脸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么早起来你不困吗?”
“诶呀呀,老人家总是要早起锻炼的嘛羽仔你说是不是?”慕少艾往羽人非獍那边挪了一步。

这次的任务是要两人一起去某个大人物的私宴卧底看看内中有没有什么猫腻,以伴侣的身份。
羽人非獍怀疑孤独缺布置任务的时候磕坏了脑袋,断雁西风和燕归人,刚扯了证甜甜蜜蜜黏在一起的小两口,论伴侣的身份总比他和慕少艾要来的合适。
羽人非獍斜眼看了看在一旁穿西装的慕少艾突然就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羽仔,发呆呢?”慕少艾走了过来,惊得走神的羽人非獍往后退,却被慕少艾一把拉住了领带,“呼呼呼,难不成是我太好看了让羽仔走神了?”
慕少艾低下头在手中的领带上吻了吻,“工作的时候要专心哦,羽仔。”
羽人非獍觉得自己的心跳严重超速了。

“任萍生先生是吗?”小姑娘接过慕少艾递过去的请柬进行确认,“这位是?”
“我爱人。”慕少艾牵着羽人非獍的手,“难道你觉得我们不般配吗?”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们请进。”小姑娘急忙否认,但是又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们,“可是……你们两位都是alpha啊……”

六祸苍龙举办的宴会各种奢侈各种有钱,无时无地不在体现着他作为一个暴发户的身份。
羽人非獍酒量不行但硬是要帮慕少艾挡酒。
有一个精致的像omega的alpha伴侣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
喝多的羽人非獍突然就很委屈,突然就想哭。
但是为了维持他在慕少艾面前高冷男神的形象他才不会哭。
于是,羽人非獍又灌了几杯酒下去。

羽人非獍被慕少艾扶到了厕所。
“羽仔,你说你不能喝酒就直说,硬喝这么多老了以后会对身体不好哦。”慕少艾拍了拍羽人非獍的背,“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喜欢折腾自己身体的吗?”
羽人非獍抬起头看了看他眼前不知道几个的慕少艾,心想那还不都是为了你。
想他一个五好青年,如今为了眼前这个人还有什么事没做过。
羽人非獍想开口反驳,一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又趴下去吐去了。
他吐完之后一擦嘴角,直起身子看着面前五六七八个慕少艾,一把拍住了慕少艾的肩膀。
“我是因为你才喝酒的!”慕少艾看着眼前这个醉酒的青年,他的声音低却澄澈,刚刚好是慕少艾喜欢的哪一种“……有那么多的人找你喝酒……alpha也好omega也好一个两个都来找你,可是可是……”
说着说着那个alpha又低下头摇摇晃晃看上去又要吐的样子,但是他又抬起了头。
“你是我一个人的啊!”青年的声音陡然增大,“你明明是我一个人的……”
他嘟囔着。
慕少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青年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说过这些了。羽人非獍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默默吞下,无论遇上什么事都不会主动坦白自己的心情。慕少艾知道他那些小心思,正因如此他才可以走进羽人非獍的心,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羽人非獍会在他面前把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说给他听,哪怕是在醉酒的情况下。
“不准笑!”羽人非獍看着他说,然后一把吧慕少艾抱在怀里。
“好好好不笑不笑”慕少艾也抱住了羽人非獍,强行忍住笑意。
“羽仔……”慕少艾轻轻推开他,用手松开了领带,解了衬衣的扣子,把衣领拉开,露出一截细长好看的脖子,“害怕我被别人抢走的话,在这里留一个咬痕要不要?”
羽人非獍大概花了几分钟去理解他的意思,然后慢慢的去亲吻慕少艾。
从而又到眉梢眼角,再下到鼻梁,最后到嘴唇,再向下,羽人非獍舔吻着慕少艾的喉结,换得对方几声轻咛,羽人非獍舔了舔慕少艾脖子后藏着腺体的那一片皮肤,尖利的犬齿隔着皮肤细细滑动……
“咳咳咳咳——!!!!”一阵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了两人的动作。
慕少艾按着羽人非獍的脑袋没让他回头,自己看着推开门满脸懵逼的寂寞侯,眼里满载着alpha的危险。
“咳咳,你们继续,我就路过。”寂寞侯又退了回去,顺便关上了门。
寂寞侯感觉自己日了狗了,本来只打算来厕所吃点药缓解一下不适感,谁知道一推开门就看到羽人非獍抱着慕少艾把对方抵在墙上亲吻。
寂寞侯不想吃狗粮。
他又想起几十分钟前六祸苍龙让他留意一下这两alpha,看看是真的伴侣还是其他什么,现在也得到了结论。
于是寂寞侯又咳咳咳的走了。

慕少艾听着门外的脚步声逐渐远才敛下眼中的威胁,“可把老人家给吓坏了啊——啊!羽仔——”
他本来打算说点其他什么但话音未落已知埋首在他肩窝的青年却按耐不住,尖利的犬齿划开薄薄的皮肤,咬开了腺体,把自己的信息素灌进去。
慕少艾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激的站不住脚,只能软在羽人非獍的怀里,快感随着尾椎一节节的往上爬,前头的物事在刺激下微微抬头。
羽人非獍松了口,满意的用舌尖舔去了伤口渗出的血珠。
“羽仔……”慕少艾偏过脑袋,猫儿一样的舔了舔羽人非獍的脖子,而后如羽人非獍一般咬了下去,他的大腿正好抵着羽人非獍的那处,于是他便动动大腿磨蹭起来,不多时那物便硬挺的顶在慕少艾的腿根。
“慕少艾!”青年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怒气。
“羽仔,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受欢迎?”慕少艾咬了咬羽人非獍的耳廓,“刚刚看着你的人也不少哦。”
“我要让他们知道,羽仔是我的才行。”他吹了一口气,声音里带着笑,“羽仔,要不要帮老人家解决一下?我会很高兴的哦。”

然后他们在厕所这样那样这般那般干柴烈火的打了一炮(X

经羽人非獍和慕少艾调查,六祸苍龙在这次宴会中除了花天酒地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猫腻,整个人还是良好公民的形象。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羽仔——你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身上会有慕少艾那个老头的味道!”孤独缺一拍桌子。
羽人非獍摸了摸脖子上的咬痕,嘴角带起了一丝丝丝的笑。
“他喜欢就好。”

感觉太太点的梗我写偏了_(:з」∠)_
@先秋

【史藏史无差】摸鱼

“小弟,”史艳文向后倒去,安心的靠在罗碧的怀里,“别动,让为兄就这样靠一会儿。”
“哼!”罗碧用鼻子出气,将脑袋转向一旁。
史艳文轻笑一声,他微微支起身子,稍稍转过身子,左手轻触罗碧未被面具遮住的脸颊,在罗碧转头事摘下了他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分明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但感觉又并不相似的脸。罗碧错愕的看着史艳文,其实不能理解他的行为,但史艳文只是笑笑,欺身吻了上去。
他不愿意承着胞弟这般的眼神吻他,于是便将右手伸了出去遮住罗碧的眼,感受着眼睫在手心轻挠的感觉。
到很快,他的右手被罗碧握住,而后缓缓移开,将指插入史艳文的指中,紧紧相握。
罗碧睁着那双与他相同的蓝色眼瞳,直直的望进史艳文的眼中,而后,缓缓闭上眼睛。
但他的另一只手却绕道史艳文脑后,扣在他的后脑勺上,而史艳文拿着面具的手也绕到罗碧背后。
两人不约而同的加大了力度,加深了这个本就无比缠绵的深吻。

“哈,小弟,为兄是当真欢喜啊。”
史艳文笑着,松开了手里握着的面具,左手隔着衣衫一节一节的磨压着罗碧的椎骨。
“闭嘴!”
罗碧依旧面色不善,扣着史艳文后脑勺的指缠着对方的发带,他的手往下一扯,那发带便松了开,一头如墨长发倾泻了下来,他的手继续往下,捏着那截露出衣领的脖颈。

然后他们打了一炮(X

【龙赤 杉赤】随笔

ooc有

“信,”上杉龙矢伸出手握住赤羽信之介捧着咖啡杯的手,手一向温凉的赤羽信之介,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刻指尖才会温暖起来,“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了。”
“怎么突然想说这个?”赤羽信之介眼角跳着一点笑意,“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是已经很近了吗?”
“哈。”上杉龙矢松开了握着对方的手。
无名指被套上微微凉凉的一圈,但却在咖啡的温度下迅速暖热。
赤羽信之介抬头去看上杉龙矢,却被对方抚住了脸庞,另一只手则牵着赤羽信之介的左手,把那只手包在自己的手里细细摩挲。
“怎么突然想送我戒指了?”
而上杉龙矢却答非所问:“我突然想起了我第一次遇见你时的那个你。”

那年他们都还是学生,上杉龙矢只听说过赤羽信之介的名字,说他天资过人,说他英俊风雅,说他友善可亲。传来传去,无非就是一个“好”字可以概括。
那一天,上杉龙矢走出教学楼打算穿过树林会宿舍时,才第一次见了赤羽信之介。
他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抽烟,那一点点的火光随着他的手指而动作。他吐出一口烟,那一缕缭绕的烟很快便在月色朦胧中消散不见。
赤羽信之介抬起头,见了路过但却在此停步的上杉龙矢,或是兴趣使然又或是其他,他赤红的眼中满载笑意,对上杉龙矢说:今夜月色真美,你说是不是?
从那天起,两人便开始熟络起来。
后来的一天,赤羽信之介和他并肩而归时,上杉龙矢一转头便看见他深红的发和线条流畅凌厉的侧脸,心里刹那间一片平静。他突然出声,今夜月色真美,你说是不是?
赤羽信之介回答了一声是呀,声音里藏着化不开的笑意。
其实,那个晚上没有月亮。
再后来,他们就一直走到现在。
并着肩,牵着手,走过风风雨雨,走过花开花落。

“回忆对人来说总是美好的。”赤羽信之介歪了歪脑袋,上杉龙矢的手一如既往的温暖,“你更喜欢年轻时的那个我?”
“怎会。”上杉龙矢不由失笑,上前一步把人搂进怀里,“信,你答应吗?”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
“你说的是。”
“今夜月色真美。”赤羽信之介稍稍加大了握着上杉龙矢的力度,“一起回去吧。”

感觉写不出这两个人的样子啊_(:з」∠)_
求小红心求评论_(:з」∠)_

【苍竞】一个脑洞的后半

ooc
一个脑洞
小学生文笔


“乖苍狼,你可知晓天下第一的美酒是什么吗?”他垂着眼帘,眼中蕴着无限光彩。
“……自然是军长的风月无边。”苍越孤鸣迟疑了一会儿回答道。
“可惜小王福薄,是此生再无机会可以一饮在苍狼这评价颇高的风月无边了。”
“祖王叔说笑了,您福泽深厚,只要您想苍狼便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叫竞日孤鸣截住了话。
“小苍狼可别想趁机转了小王的话头。”竞日孤鸣终于抬起了眼眸,蕴蓄其中的光芒,便流泻而出,盈满了苍越孤鸣整个心间。
“祖王叔……苍狼果真不知……”
“是合卺酒,”他说,像是怕苍越孤鸣没听清,又慢慢重复了一遍,“是合卺酒。”
“小苍狼,你愿意陪小王饮下这一杯世间仅有的好酒吗?”他的眼中流光溢彩,似乎将今生所有的温柔与美好倾注其中。
竞日孤鸣举起拿着酒杯的手,而苍越孤鸣亦同样,而后他们的手交结成勾,同时饮下杯中酒。
酒从舌头一路烧到了腹部,所过处皆是刻骨铭心的痛。竞日孤鸣松开抓着酒杯的手倒入苍越孤鸣的怀中,他稍稍支开身子,用双手捧着苍越孤鸣的脸颊,然后额头与之相靠。
他说小千雪特地为你选的衣服,你穿起来真好看。
而后他缓缓闭上眼睛。
“苍越孤鸣……你可知晓?竞日孤鸣此生唯一庆幸之事,便是不曾负你。”他倒入苍越孤鸣怀中,轻轻的抱着对方,在感受到苍越孤鸣亦轻轻的抱着自己后,紧皱的眉头便松开了。

一直等到竞日孤鸣环着他的手无力的垂下之后,怀抱中的躯体越来越凉时,苍越孤鸣才好似后知后觉一般收紧了怀抱。
他的祖王叔穿的总是那般暖和,此刻却这么冷,一定是染了风寒,要快些叫人过来才行。他又将怀抱紧了紧,他是真的不知道吗?
不,其实他什么都知道,父王让他去赐酒时,金池再三确认时,竞日孤鸣问他时,他都知道。但他却偏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无动于衷,好像这样就能减轻心中的负担一般。
竞日孤鸣离世的那一刻,他不可否认自己竟然舒了一口气,明明身为王储竟然同自己爷爷辈的人成了恋人。这份压力一直压得他几近崩溃。而今,压力消除了,但他心底却漫开一种莫名的滋味,痛彻心扉。
他低下头去亲吻竞日孤鸣冰冷的嘴唇,但却再不会有人回应。

这个脑洞呢其实应该可以写一个中长篇,但是因为我懒所以只写了最后一部份。
这个脑洞呢,大概就是,某天小王做了个梦,就是正剧的剧情,然后他醒了之后发现他又回到了过去的日子,那一天苍狼要来王府,看到苍狼的那一刻小王就明白那个不是梦而是未来的自己。
于是呢小王放弃了复仇好好的养着苍狼,没有养成纯兔子养成了外表兔子内里狼的苍狼,然后就是这一段。
(我也不造我这么说你们看得懂吗_(:з」∠)_)
其实这个脑洞的初衷是如果给小王回到过去的机会他会不会放弃复仇
总之渣文笔还ooc,如果您们能喜欢的话我就很高兴了。
请多给点小红花和评论吧(土下座)